快速导航×

正当防卫法律适用问题探讨

正当防卫是刑法中规定的一项重要的法律制度,正当防卫的权利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项重要权利,正当防卫的认定问题一直受到普遍关注。上海刑事律师以余某故意杀人案为例,主要探讨一审判决中对余某的行为的定性问题,引出对正当防卫中的防卫时间、防卫意图等因素的分析。上海刑事律师通过对这些因素的分析,为此案的正确定性提供充分、合理的依据。

关键词:正当防卫;特殊正当防卫;防卫意图;防卫时间


1-20012616161W16.jpg


1 案例导入


某日晚上10时许,18岁的被告人余某准备从火车站购买火车票乘车回家,但是没有买到当日的火车票又没有多余的钱可用来住宿,于是被前来帮她提行李、买车票的50岁左右的中老年大叔程某骗到其租住的一个狭小、封闭的出租屋休息。后程某便向余某称想要与其发生性关系,余某很害怕,于当时就直接回绝了程某,此时,程某便强迫余某,并且称如果不发生性关系,就打死她,在程某逼迫余某就范的过程中,慌乱的余某跑到厨房拿起菜刀,对程某予以警告但是并未见效,程某上前争夺余某手中的菜刀,余某拿刀反抗将程某刺倒在地,余某看程某已经倒在地上了,想要走,又怕程某没有死,会对自己报复,于是就拿菜刀不断向程某的胸部砍刺,从而使程某当场死亡(尸检结论显示余某第一次刺程某的刀伤具有致命性,即使没有余某后来继续砍刺胸部的行为,程某也会因重伤得不到及时的救助而死亡)

在检察院提起公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法院在法定期限内做出了判决,被告人余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该法院在审理認定,余某第一次拿菜刀砍伤程某的行为是正当防卫,根据刑法中的相关规定,被告人余某为了不被程某强迫与程某发生性行为,拿菜刀维护自己性自由权将程某砍伤倒地属于特殊正当防卫的行为,如果是此时的行为造成侵害人程某的死亡,余某是不需要对程某的死亡负刑事责任的,但是程某在被刺伤倒地后,已经没有继续伤害余某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程某对于余某的不法侵害已结束,对余某人生威胁已经解除,因此余某已失去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但余某害怕程某还活着,以后会报复她,故将程某杀死的行为属于假想防卫,余某应当依法对自己的行为造成的损害后果来承担法律上的刑事责任,故将余某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但是在学界和与舆论中存在不同的声音。


2 争议观点梳理


上海刑事律师认为本案的焦点在于余某在将程某刺倒在地后,又持菜刀砍刺程某胸部,致使程某当场死亡的行为的定性问题。在这个案件中,余某的行为分为第一次砍伤和第二次砍死这两个行为,第一个行为的发生是程某在强迫威胁余某要求与其发生性行为时,余某将程某刺伤倒地的行为;第二个行为的发生是余某在将程某刺倒后又砍刺程某胸部致使程某当场死亡的行为。对于余某将程某刺伤倒地的第一个行为认定为正当防卫并无争议,但将余某砍刺程某致死的第二个行为的认定存在以下争议观点:第一种观点为余某的上述第二种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属于假想防卫。第二种观点为余某的上述第二种行为不构成犯罪,是正当的防卫行为。第三种观点为余某的上述第二种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理由为它是事后的防卫行为。


1-200126161631A2.jpg


3 争议观点的法理分析


上海刑事律师认为:根据第一种观点,余某因“假想”程某没死还会对自己造成伤害,故向程某胸部砍刺,符合假想防卫的构成要件,且此时余某已经有了将程某置于死地的主观上的故意,即有了“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因此应当以故意杀人罪对余某追究法律责任,余某应当对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根据第二种观点,余某是在将程某刺倒后又怕程某不死起来会报复自己转而将程某杀死,但当时余某只有十八岁,在当时,气氛紧张,因年龄、性别、情绪等因素无法确定程某已丧失侵害能力情有可原,应视为被害人余某遭受的不法侵害仍在继续,故余某刺死程某的行为特殊属于正当防卫,不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此观点也是当时社会上大众呼声最高的,许多网友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余某的行为符合特殊正当防卫的实施要件,不能认定为故意杀人。根据第三种观点,在本案中,因为不法侵害在此时已经结束,对余某的人身威胁也已解除。对于不法侵害结束的认定,从司法实践中看,一般有四种情况:其中就包含不法侵害者已经丧失了继续侵害的能力,余某的行为显然属于事后防卫,它是指在不法侵害已经结束后,又对侵害人采取反击的行为。事后防卫有许多是出于报复性的侵害,但是也有出于认识错误而实施的防卫,在此案件中,被告人余某在将程某刺伤倒地后,程某已经丧失了侵害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余某又将程某砍刺致死的行为属于事后防卫,是防卫不适时,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当依法追究余某的刑事责任。

笔者认同第三种观点,正当防卫的构成以不法侵害的存在为前提,从字面意义上来讲,不法侵害就是指行为造成一些不正常、不正当或着不应该受到的损害,行为具有一定的攻击性、并且可能会造成一定损害。犯罪行为属于不法侵害,一般的违法行为也可能属于不法侵害,然而,不法侵害是有条件的,它必须具有违法性、现实性、可制止性和紧迫性。首先,侵害行为应该是“不法”的,就是指行为没有法律上的依据,或是法律上不允许的行为,其次,侵害行为应该是客观存在的,若侵害行为事实上是不存在的,而行为人在主观上却误以为是存在的,那么这种情况就属于假想防卫,由于假想防卫是因为行为人的认识错误而发生的,所以符合假想防卫的行为是不能构成故意犯罪的,如果有过失,应当对行为人按照过失犯罪来处理;如果主观上并没有过失,应当按意外事件来处理。若行为人主观上知道是合法行为而又去进行所谓“防卫”的,是有主观故意的,其行为属于违法犯罪行为。正当防卫只能在存在不法侵害的情况下实施。如果不存在不法侵害行为就不存在防卫行为。还有,行为必须能被有效制止,减少或避免损害后果的发生。最后,行为必须是具有紧迫性的侵害行为,否则不能认为是正当防卫中的不法侵害。本案中,被告人余某在将被害人程某刺伤倒地后又将程某砍刺致死的行为的定性,之所以将其认定为故意杀人,是因为余某在将程某刺伤倒地后,程某已经失去了继续侵害余某的能力,对于余某的不法侵害已经结束,而在这种情况下,余某因担心程某起来后会对自己报复,产生了将程某杀死的故意,并实施了杀人行为,最终致使被害人程某当场死亡,属于事后防卫,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余某担心程某没死还会给她造成人身侵害的危险而萌生杀人想法,这是余某对于杀人动机的认识错误,并不能就此否定她杀人的主观故意。因此,余某的行为属于事后防卫,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当依法对余某追究刑事责任。


4 结论


正当防卫是正当行为,正当行为又被称为“正当化事由”“阻却责任事由”等,正当行为主要是指行为客观上造成了一定的损害结果,但实际上并没有社会危害性也没有刑事违法性的行为。正当防卫是正当行为,然而在司法实践中正当防卫的认定面临如以上之类的一系列问题。当今社会,对于正当防卫的认定日益成为关注的焦点,公民在遇到不法侵害的前提下可以采取符合法律的正确手段去维护自身利益。

正当防卫在我国的法律发展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正是因为正当防卫的存在,才能让每个公民在遇到不法侵害时敢于、勇于反抗,有底气、有信心的去维护合法权益,同时也会让不法侵害人感受到法律的威严,从而去约束自己的行为,减少不法侵害行为的发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社会的稳定。然而,正当防卫的认定在实践中面临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造成了一系列的不良影响,不但会给公民造成困扰,更加会使法律工作者的工作面临一系列困境,这体现出了立法上的不完善、以及法律工作者和公民在法律思维上的差异。所以,要不断完善立法,细化其内容,实现有法可依。法律工作者也应该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对行为进行正确定性。最高法也可以通过出台更多的指导性案例来给各级法院作参考,从而让正当防卫的认定更加清晰。同时,要加强法律宣传,提高公民法律意识,加强法治教育,加大对法律人才的培养,让更多高水平的法律人才为法治社会的建设服务,让更为完善的法律和更加优秀的人才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