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我国对“事实婚姻”的法律对策及完善探讨

  事实婚姻一直大量、广泛、长期的存在着,这既有深刻的历史根源,也有现实的经济、文化的影响;既有客观的社会原因,也有当事人主观方面的因素。上海婚姻律师介绍:从我国现行的《婚姻法》第8条及其相关司法解释可以看出国家对待事实婚姻的无奈。上海婚姻律师将在现行法律基础上,分析我国的事实婚姻的现状,并结合国内外的立法经验,提出相应的完善方法,但有待在未来民法典中进一步完善。


上海婚姻律师


  事实婚姻作为客观存在的一种事实,对它的保护一直困扰着我国司法界,现行的《婚姻法》并没有对事实婚姻的相关问题做出明确的规定,采取了相对回避的态度。本文将结合现行的法律法规对事实婚姻进行浅析,并进行法律调整的一般规则和完善的办法,以期为未来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弥补这一立法缺憾探索出一条近似妥善的解决之道。


  一、事实婚姻的性质和缺陷:


  事实婚姻的定义,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说认为,事实婚姻是指未履行法定结婚程序,公开以夫妻身份共同生活的两性结合。在此意义上,可能会因为事实婚姻而导致重婚罪;狭义说认为,事实婚姻是指无配偶的男女,双方完全符合结婚的实质要件,未履行法定程序即以夫妻身份同居生活的两性结合。

  学界对于事实婚姻的性质一直存在争议,大都认为其是一种无效的婚姻行为。笔者对此表示赞同:因为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尽管事实婚姻符合了法定婚姻的各个实质要件—达到法定婚龄、共同生活的合意、不具有禁止结婚的障碍,比如血缘关系、禁婚疾病、婚姻关系等。但是,它仍然欠缺婚姻登记这一形式要件,因此构成要件的不完整,决定了婚姻的无效。

  由此,若是基于《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五条的规定:无效的或者被撤销的民事法律行为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那么事实婚姻原则上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一旦发生“离婚”的财产分割、遗产继承等法律问题,难免会有一方的权益受到侵犯,这便是其最大的缺陷。然而基于我国的社会现状,由于事实婚姻的普遍存在,若不给予一定的保护必然会引起家庭的不和谐,为了维护社会的秩序,我国《婚姻法》第八条规定“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这一规定的含义:强调了结婚登记的重要性,要求同居的男女双方未依法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结婚登记,只有补办了结婚登记,才会产生相应的婚姻效力;否则事实婚姻则被视为非法同居关系而不受法律保护。


1-200115095131443.jpg


  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第四条 男女双方根据婚姻法第八条规定补办结婚登记的的,婚姻关系的效力从双方均符合婚姻法所规定的结婚的实质要件时起算。對此条进行分析,若以必须进行婚姻登记为前提条件,那么即对“从双方实际符合婚姻法所规定的结婚实质要件时起到领取结婚证之前”一段时间内的事实婚效力予以承认。那么对于社会民众已经公认的事实婚姻,是否还有必要进行这样的婚姻登记?笔者认为它不同于尚未进行婚姻登记而需要规范的准婚姻,对于既有的、已经存在的且稳定的事实婚姻,强行要求其登记之后再给予法律保护,是资源的一种浪费。

  此外,以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为分水岭,可以看出我国对于事实婚姻已经给予了最大限度的保护,但是如果运用到司法实践中,却还是难以实现法律的公正价值—比如说,如果恶意一方不想补办登记,以此为借口解除同居关系,这显然对另一方当事人不公平。运用社会性别理论分析,在现实生活中处于恶意一方往往以男性居多,特别是那些在财产上占有优势的一方,从实际情况看主要也是男方,为了最大限度维护自己的利益,通过拒绝补办登记就可轻易达到目的,造成处于弱势多为女性一方生活更加艰难。女性在同居期间因流产、生育等原因造成身体虚弱,同居关系解除后,因抚养幼儿无暇工作,生活不能自立却无从得到法律的救济,事实上助长了性别歧视,同时也不利于保护子女的合法权益。如此看来,事实婚姻中的财产问题、子女问题,都还欠缺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


  二、对现行法律的完善:


  (一)事实婚姻向法律婚姻转变的完善:法律婚姻,乃是我国法律认可的,符合婚姻构成要件而受法律保护的婚姻。与事实婚姻相比,只是多了一个登记的形式要件。因此,事实婚姻的“转正”,除了可以补办婚姻登记的之外,对于双方同居达到一定年限和生育有子女的这两种情况,也可转化为合法有效的婚姻。这并不是对我国婚姻登记制度的否认,而是基于我国的社会现状作出的合理变通,我国的事实婚姻实属太多,若要强制性的在一定时间内全部经婚姻登记转变为法律婚姻,民政部门的压力是空前的,也会造成不必要的资源浪费。但是在做出完善之后,对于婚姻登记应当采取强制性措施,对事实婚姻法律不应该再采取暧昧态度而是直接予以否认。不然所有的事实婚姻都可以通过上述两种方式转变为法定婚姻,婚姻登记制度岂不是形同虚设?


1-200115095150295.jpg


  (二)关于事实婚姻在各种问题上的完善:1、财产权:事实婚姻中的财产关系,法律并没有明确的规定。笔者认为,本着私法自治的原则,应当以当事人之间的约定优先。倘若当事人之间没有约定,从各国立法来看,大都采用合伙财产制—既可解决事实婚姻存续时的财产关系,又能较合理的分配同居结束时的财产,合伙债务的连带责任有利于交易安全。2、子女问题:由于历史文化的影响,长期以来我国一直对“婚生子女”和“非婚生子女”进行严格的区分。然而世易时移,为了体现对子女的尊重和保护,法律上应该抛弃这种歧视。


  结 语


  事实婚姻根植于社会事实,它与婚姻制度的关系密不可分。如果说在过去,事实婚姻是作为传统习俗的遗留而一直存在。在现代社会,事实婚姻则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和新的家庭关系形式而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发展着。社会生活的种种事实使我们不可能再去逃避这一问题,历史已经告诉我们徘徊和反复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新修订的婚姻法的出台没有解决事实婚姻问题,于是我们应当尽全力把事实婚姻问题的解决聚焦于我国民法典,这是应然,也是必然。